您当前的位置 :鸡拐新闻网 > 财经 > 我和我的哈尼族儿

我和我的哈尼族儿

时间:2019-03-25 05:41:44 来源:鸡拐新闻网 作者:匿名



我和我的哈尼族儿

作者:未知

我是一名普通的幼儿园老师。我从幼儿园教师学校毕业后一直在乡镇幼儿园工作。我每天都在城市和城镇之间的道路上奔跑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我在这里工作了近二十年,最早的学生已经建立了一个家庭。虽然我的作品中不时有一些令人不满意的“小剧集”,但我很乐观。因为我爱孩子,所以我不会因为我的不满而受到冤屈。

就在去年冬天,我在班上转了几个哈尼族的孩子。当我在登记的第一天来到公园时,孩子们是由我父亲带来的??,也是父亲工作的老板。老板说,有些孩子的母亲在家乡有较小的孩子,有些在相对较远的地方工作,所以大部分孩子都是由他们的父亲带来的??。爸爸在铸造厂工作。他们努力工作,很长时间,休息日很少,很少照顾孩子。我希望老师能更体贴,更好地照顾他们。在听完老板的介绍后,我对这些孩子感到很苦恼。我摔倒了,想跟他们说话。他们像一头受惊的鹿一样躲在爸爸身后。我站起来想知道一些关于我父亲的事情。我没等我说话,我爸爸挥手。老板解释说他们刚来,不会说中文,也听不懂中文。我突然惊呆了,不懂中文。我以后如何沟通?

晚上,我回到家,一个大胆的想法出来了,我决定学习哈尼语。就这样,我立即在网上搜索哈尼族人的日常用语,从“阿姨”,“阿穆”,“火与杂”开始。每次我有时间,我都会认真学习哈尼语。每次我学会一个单词,我都会带几个哈尼族的孩子告诉他们,孩子们的脸上渐渐都会露出笑容。通常,我喜欢坐在书的角落里的几个哈尼族儿童,用他们的声音和他们一起读图画书,并不时用哈尼语解释。孩子们静静地听着......

因为孩子的父亲早点去上班,他们会把孩子送到幼儿园。为此,我必须在半个多小时前去幼儿园与这些哈尼族儿童见面。很多时候,爸爸没时间做早餐。孩子们常常带着肚子饿着去。我经常付钱让孩子买早餐,有时他们会把早餐从家带到幼儿园。在晚上,爸爸经常要加班,有时他们会很晚才接孩子,我会陪孩子和其他爸爸一起上幼儿园。警卫的后卫害怕我不能坐在车里回家,经常提醒我先走,说孩子可以由他照顾。我总是摇摇头,以为我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和几个哈尼儿童相处。它变得越来越冷,我发现哈尼族的孩子们都很瘦。那天晚上,我收拾了一些女儿不能穿的毛衣和裤子,我打算带几个孩子去幼儿园。第二天早上,我打开窗户,到处看到它。昨晚原来是一场大雪。这时,我立刻想起了班里的几个哈尼族儿。我急忙把毛衣和裤子从门里滑出来。外面很冷。这条路冰冷而且很滑。我不得不步行到“鹅步行”的公交车站。到达巴士站后,我离开,等待巴士来。这时,短信提醒:今天的雪太厚了,公共汽车停了半天。这是怎么做的?坐出租车!我毫不犹豫地挥了一辆出租车。司机听说他必须去18公里外的地方时犹豫不决。他说他不敢冒险赚取票价。我是这么说的,我用两倍的票价触摸了出租车司机。车费有点贵,虽然我有点痛,但我只是想快点,不要让孩子们冻结和饿死。经过一家包子店时,我觉得这些孩子很可能今天没有早餐,让司机停下车,赶紧买些包子。

在通常的半小时旅程中,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幼儿园。推开门,我很快就跑进了幼儿园的接待室。我没有看到熟悉的数字。我更加焦虑。这时,警卫的警卫告诉我:“你们班上的几个孩子拒绝留在这里,只是走到了班上门口。”我一路奔跑,瘦弱的孩子们正站在活动室门口等我。他们的小手和小脸都是冷冻和红色的,睫毛上还有雪花,甚至没有围巾和帽子。孩子们看到了我,非常惊讶。我很快就迎接他们进入活动室,打开空调,让孩子们热身。我迅速从羽绒服口袋里取出热面包,递给他们。孩子们吃了,吃了。这时,我安顿下来,用双手触摸孩子们的衣服。我真的没有穿它们。我把它从包里取出来放在毛衣上。在帮助孩子们整理好衣服后,我跪下来教他们说中文“老师”。突然,一个孩子低声说:“妈妈很早。”其他几个孩子也回应并说“妈妈早”“妈妈早”......我非常兴奋,眼泪直奔而拥抱了他们。我不认为我的哈尼族孩子会说的第一句中文句子实际上是“早起的妈妈”。窗外的雪仍在浮动,厚厚的积雪下的树枝正在孕育腋芽,因为孩子纯洁的心中的爱情种子正在萌芽......随着越来越多的哈尼族人在这里工作,幼儿园的哈尼族儿童人数也在增加。我还在学习哈尼语。为了让这些哈尼族儿童尽快融入我们的家庭,我还积极创建了“哈汉婴儿家庭”角落,并在课堂环境中展示了哈尼族人的文化特色,增强了归属感和自信心。哈尼族儿童。心。

相关新闻